• <bdo id="ywyaa"><center id="ywyaa"></center></bdo>
  • <xmp id="ywyaa">
    加載中 ...
    首頁 > 財經 > 資訊 > 正文

    日門診破萬、單月收入破億!這家增長最快的數字醫院正創造奇跡

    中國財經界·www.6fenxiang.com 2022-07-14 17:43:11本文提供方:網友投稿原文來源:

    無論風向何方,最值得的投資仍是“健康”?;ヂ摼W醫療遭遇“寒潮”已有時日,頭部平臺在二級市場獲得的疫情估值溢價漸漸回吐,近期有則消息卻讓行業為之一

     無論風向何方,最值得的投資仍是“健康”。

    互聯網醫療遭遇“寒潮”已有時日,頭部平臺在二級市場獲得的疫情估值溢價漸漸回吐,近期有則消息卻讓行業為之一振:數字醫療平臺微醫獲得一筆國資領投的超10億元融資。業內人士指出,在當前環境下能獲得此筆大額融資,直接反映了投資機構對微醫主營的數字健共體業務近兩年來快速增長的認可。

    作為一種深化醫改的創新模式,“數字健共體”已經成為一種行業級現象。從健共體的“天津樣板”被全國深化醫改經驗推廣會評為“推進醫改服務百姓健康十大新舉措”,到去年國務院醫改領導小組“2號文”明確“推進醫療聯合體建設”,再到今年4月國家發改委等五部委聯合發文提出“引導地方探索基層數字健共體建設”。短短兩年多時間,“數字健共體”已一躍成為新醫改的“網紅模式”。

    近年來互聯網醫療遭遇“寒潮”,行業普遍認為醫療服務行業脫不開強監管、公益屬性很強,而數字化進程慢、短期盈利難,這也直接導致了一、二級市場對互聯網醫療的投資回報率及回報周期的預期下滑。那么,“數字健共體”是走了什么樣的路?能成為推進醫改爬坡攻堅的主模式,并引得國資下場“押注”?

    解碼“數字健共體”,必繞不開“天津樣板”。2020年1月,天津市人民政府與微醫簽署《數字健康戰略合作協議》,由此開啟了天津市以數字化助攻新醫改的破局之路。從彼時天津微醫數字健共體啟動建設直至今年6月,恰滿30個月。兩年半的時間,基于對國家醫改核心目標的深刻認知,天津帶著改革者的勇氣與微醫合作,共同打造出了數字醫改的省級樣板。

    三層體系:數字化、標化診療與按效付費體系

    針對傳統醫療體系,美國耶魯大學教授William Kissick曾提出著名的“不可能三角”:在既定的約束條件下,一個國家的醫療系統很難同時兼顧“提高醫療服務質量、增加醫療服務可及性和降低醫療服務的價格”。這也反映了我國實際醫療環境所處的困局,所謂“看病難、看病貴”,以及層出不窮的醫患矛盾,正是傳統醫療體系“不可能三角”的具體表現。

    而數字醫療被認為是破解“醫療不可能三角”的“創新處方”。安信證券研報分析指出,針對傳統醫療體系的“不可能三角”,唯有引入新的技術增量和模式增量才能徹底打破困局。

    在天津數字健共體的建設過程中,微醫積累的數字技術及整合服務能力充分展現,大致采用三段式完成了三層體系建設:首先,構建數字化、集約化服務體系,提升醫療資源使用效率;同時,構建標準化、一體化服務體系,提升基層醫療服務能力;再者,建立按效付費的健康責任制,提升基層醫生服務動力。

    基于在基層醫院落地統一的云管理、云服務、云藥房、云檢查“四朵云”平臺及線下標準化的慢病管理中心,健共體正通過逐病種的標準化診療、集約化云藥房、集約化云檢查,為居民提供線上線下一體化的醫療健康服務。

    據公開消息,目前全市266家基層醫療機構均已完成“端到端”的數字化升級,實現了系統的數據全聯全通,運營監控管理統一。截至6月底,健共體已與70余家基層醫院建立標準化慢病管理中心,共同管理逾90萬名慢病患者,并實現了從標化診療到上下級醫生的協同、CDSS診療過程的支持,以及對患者的全病程管理和健康體征的監測。

    數字健共體在天津實施的多項舉措中,最大難點以及最難能可貴之處,還在于當地政府勇于嘗試、敢于突破的政策創新與改革精神。其中,以醫保“整體打包付費”“按病種和按人頭打包付費”的支付方式改革和基層醫務人員績效機制改善為推動力,創建的醫療服務“按效付費體系”,成為天津市基層數字健共體突破固化利益藩籬、實現規?;虬l展的關鍵舉措。

    “他們的一些設計、一些實踐出乎我們意料。”中國醫療保險研究會副會長、國家醫保研究院副院長應亞珍曾與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一同到天津實地調研,她在分享中指出,作為數字健共體的牽頭單位和醫院,微醫還開展了體制機制上的探索,讓基層醫生能力提升的同時,收入待遇也合理合法地得到了提升。

    在天津的系列綜合舉措下,學界推崇的“健康責任制”獲得了真正的落地,也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成效。醫療服務開始從“按項/按量付費”轉向“按效付費”,并達成了基層醫療機構能力提升、藥品耗材采購成本降低和醫保資金使用效率提高的目標,讓患者、醫生和醫院都從中獲益。

    三項指標:患者健康、醫生收入與醫院門診量

    對于醫療服務而言,用戶可感知的成效是關鍵。面向基層,貼近社區,這是健共體選擇的服務之所,也是其能快速擴容發展并取得成效的重要原因之一。綜合分析相關業務數據,天津健共體經過30個月的建設運營,在提升患者健康、醫生收入與醫院門診量3個運營的“硬指標”上交出了比較可觀的“答卷”。

    天津市基層數字健共體慢病管理中心

    以糖尿病患者管理為例,目前健共體正在為天津全市40多萬糖尿病患者提供全程數字化管理服務。在健共體內的試點醫院中,患者規范管理率達76.68%;納入示范級慢病管理3個月以上的患者血糖達標率比非管理患者高13.5%;同時,已落地按人頭付費的基層醫院醫保結余率達到16%-31%。

    在醫生激勵方面,健共體結合“按效付費體系”,拓展了家庭醫生、居家醫療等多項服務,并將“結余留用”的醫?;鹪O立績效考核激勵資金,以健康服務行為和效果為主要考核指標,按照“多勞多得、優績優酬”的原則為基層醫生提供更多的陽光收入。據公開數據,截至今年5月底,健共體平臺已為市內8000多名患者提供1.5萬余次居家醫療服務,這反映了患者對基層醫院多元化服務的需求和信賴,也轉化為基層醫生可期和可觀的收入增長。

    在促進分級診療,提升基層醫院門診量上,健共體也取得了“渠成水到”的成效。通過體制機制的綜合性改革,基層醫院的服務能力提升了、基層醫生的服務動力增強了,患者也自然而然地“回流”到基層。相關數據顯示,隨著數字健共體各層體系的完善,天津市已落地改革舉措的部分基層醫療機構門診量提升了100%,最高的同比提升280%,老百姓用腳給基層醫院投出了“信任票”。

    從天津的實踐來看,數字化對醫療衛生管理和服務體系的重塑,能產生巨大的社會效益。但在商業模式上,數字健共體“強基建、重運營”的模式能成立嗎?其建設運營的時效性和投入產出比又表現如何?

    三組數據:整體投入、日門診量和營收規模

    公開資料顯示,天津微醫互聯網醫院于2020年1月獲得審批牌照,天津市基層數字健共體則于同年4月全面啟動,截至目前共30個月的時間。值得關注的是,目前健共體日門診量已超1萬人次,單月營收規模已逾1億元。這顯示出了數字醫院相對于傳統醫院的增長潛力和突破效應,對比看,作為三級民營醫院典型的北大國際醫院,從2002年提交申請到2014年開業就用了近12年的時間。

    按互聯網行業常用模型簡易做個測算,也就是在一個參保人口約1000萬的醫保統籌區,健共體在30個月內達到了一個相當于大型三甲醫院的日診療量(1萬人次),且每年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達100元。單從產業維度來看,數字健共體的投入產出比超過10倍之多。

    天津微醫互聯網醫院線下實景圖

    數據亮眼,成效顯著,數字健共體的“天津模式”一度被置于行業聚光燈之前。在2021全國深化醫改經驗推廣會上,天津市基層數字健共體入選“推進醫改 服務百姓健康十大新舉措”首位;今年4月,中央網信辦、農業農村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等五部委明確提出“引導地方探索基層數字健共體建設”。

    在此之前,還有一個政策值得關注。2021年10月,國務院醫改領導小組發布《關于深入推廣福建省三明市經驗 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實施意見》(簡稱“2號文”),明確提出推進醫療聯合體建設。從模式創新角度看,數字健共體可視為醫聯體、緊密型醫共體的升級版。

    作為全國醫改排頭兵,福建三明實際也是國內最早開展“數字健共體”建設的地區之一。從2018年開始,三明市即引入微醫平臺,落地全國首個“三醫聯動”平臺。在推動“三明醫改再出發”的新時期,三明市正在通過微醫搭建全市統一的“醫院互聯網數字服務平臺”和遠程醫療服務網絡,全面覆蓋全市12家總醫院(醫聯體)及下轄鄉鎮衛生院,為構筑三明市數字健共體并實現新時代全民健康管護體系打好基礎。

    三明醫改“操盤手”詹積富曾評價“天津模式”:“天津正在建設的數字健共體,由互聯網醫院牽頭組建緊密型醫聯體,建立起以家庭醫生簽約為核心,以慢病管理為抓手的‘健康責任制’。這實際上就是三明醫改3.0的目標,相關的實踐經驗具有良好的示范效應,成效值得關注。”

    現在,隨著五部委的力推,再結合當前各地實施的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數字健共體作為能夠整合并提供“三醫聯動”綜合服務的數字化載體,正在從山東、天津、福建、上海到全國規?;涞?。

    更值得行業關注的是,天津和微醫共建的數字健共體,在商業模式上與美國健康管護組織(HMO)的典型代表“聯合健康”如出一轍。

    聯合健康的主營業務由健康保險、健康管理與服務兩大板塊組成,通過“醫、藥、保、數”四大能力閉環協同,持續推動其業務營收快速增長。而以互聯網醫院為依托、以健共體業務為核心的微醫,同樣是以數字化能力為支撐,高效整合“醫、藥、保”等醫療服務鏈要素,形成醫療服務的全流程閉環,并將醫療服務和健康管護服務兩部分作為主營收。

    由此可見,數字健共體可視為健康管護組織(HMO)在中國的創新落地。而以微醫在天津落地的樣板為代表,數字健共體這種新型的業務模式及其衍生出的業態,不僅成為破解“醫療不可能三角”的切入點,更是探出了一條清晰可循的中國式HMO的發展路徑。

    本文來源:責任編輯:孫姍姍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如若轉載,請 戳這里 聯系我們!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郵箱:info@qbjrxs.com!

    {"error":401,"message":"site error"}http://www.6fenxiang.com/news/2022/0714/94309.html
    久久天天躁狠狠躁夜夜网站,狼群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动漫,玛雅视频精品
  • <bdo id="ywyaa"><center id="ywyaa"></center></bdo>
  • <xmp id="ywyaa">